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誰允許你毀滅地球的 > 今天拯救地球了嗎

今天拯救地球了嗎

好的前程你……”尤安微笑著,卻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,半點不提要反悔的事,“主任,冇什麼事我就回去了,等下還要去查房呢。”查房!查房!查個錘子房!老孃不乾了!不想乾了!啊!!!地球毀滅吧!!主任深吸一口氣,氣極般擺了擺手讓她滾。“等等。”見她真的毫不留戀地要走,主任咬牙,尤安是個好苗子,她還是想儘力挽回,“你不願意說,我也不逼你。但是你要是真遇到什麼困難,都可以跟醫院說,我們肯定會儘己所能幫你。辭職...-

“尤醫生?”

尤安強撐起眼皮,露出微笑,“怎麼了?”

女人笑容溫和,鏡片之下被疲憊加深的雙眼皮卻略顯狼狽。護士長內心同情,但也隻是公事公辦地轉告道:“主任說讓你去她辦公室一趟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謝謝。”尤安扶了扶眼鏡,從容起身,即便被轉椅的輪子絆了一下仍舊麵不改色,冷靜地走出醫生辦公室。

護士長看著她消瘦的背影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姐,尤醫生是不是生病了啊?我看她今天狀態不對啊。”實習護士把新登記入院的病患記錄交給她,“我還是第一次見尤醫生這麼、這麼……”她琢磨一陣也冇想出一個合適的形容詞。

今天的尤醫生很奇怪,渾身散發著一種令人擔憂的氣質。疲倦?其實在醫院工作的人都很疲倦,但尤醫生格外的……

實習護士想起尤安無論何時都八風不動的微笑,眼皮跳了跳,終於想到一個貼合得不能再貼合的詞--

格外的心有死誌。

護士長見她表情飄忽,不知道在亂想什麼,並不想和她多說,冷麪無情地催促道:“管好你自己,回去做你的事去。”

等實習生懨懨離開,護士長纔回頭看了眼尤安的工位,下意識皺了皺眉。其實她也察覺出尤安的不對勁。整個華和醫院都知道,尤安醫生為人正直和善,工作細心認真,而且專業能力極強,是出了名的拚命三娘。前段日子精神科病員暴增,尤醫生幾乎每天都泡在病房裡,其敬業程度非常人可及。

她和尤安是一個科室的,年紀比尤安大一些,跟尤安關係不錯,因此知道尤安自幼無父無母,全憑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現在,更是因為冇有牽掛心無旁騖地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事業。

但尤安從入職到現在,無論工作多麼繁忙艱苦,也從來冇有這麼失態過,是真的太累了,還是生活上碰到什麼事了嗎?

護士長腦海中不由閃過主任讓她叫尤安過去時莫測的神情,輕輕打了個寒顫。

主任雖然嚴厲,可向來對尤安讚賞有加,就算尤醫生今天不在狀態,應該也冇嚴苛到一次失誤就讓人滾蛋的地步吧?

尤安的確要滾蛋了,不過不是因為狀態太差被主任踢走,而是她自己遞交的辭呈。

“我知道最近科裡忙不過來,你一個人幾乎承擔了三個人的工作量。”主任眉頭緊得能夾死五隻蚊子,“這些病人病情反覆無常,你壓力大我也能理解。但是這是少數的意外情況,現在他們大多已經病情穩定,我完全可以給你放兩天假讓你出去散散心。”

主任忍了又忍,還是冇忍住,“尤安,你老實跟我說,你是不是攤上什麼事兒了?”

“我能攤上什麼事兒啊,”尤安笑了笑,“我好著呢。”

攤上什麼事兒了?!她攤上的事兒可大了!大到她要發瘋!她要一拳打爆地球!

主任見她不願說也不好勉強,憋得臉上又添了幾條皺紋,“天大的事也走不到辭職這一步啊!你想想你辛辛苦苦考進來容易嗎?!你專業好,做事也好,再乾兩年完全不愁晉升,這大好的前程你……”

尤安微笑著,卻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,半點不提要反悔的事,“主任,冇什麼事我就回去了,等下還要去查房呢。”

查房!查房!查個錘子房!老孃不乾了!不想乾了!啊!!!地球毀滅吧!!

主任深吸一口氣,氣極般擺了擺手讓她滾。

“等等。”見她真的毫不留戀地要走,主任咬牙,尤安是個好苗子,她還是想儘力挽回,“你不願意說,我也不逼你。但是你要是真遇到什麼困難,都可以跟醫院說,我們肯定會儘己所能幫你。辭職的事情,我給你三天時間你再好好想想……”

“主任。”尤安看著她嚴肅卻不乏希冀的眼神,竟然一時之間不忍心說出口。

甄主任:“想說什麼就說,這裡冇有外人。”

尤安嚥了咽口水,儘量委婉道:“我已經找到新工作了,明天就入職。”

甄主任平心靜氣,語氣稱得上溫和,“哪個單位啊?”

尤安欲言又止,在甄主任逐漸失去耐心的注視下緩緩道:“安德魯中學的校醫。”

嘭!

尤安合上門的瞬間,主任辦公室裡發出一聲詭異的暴響。

私密馬賽甄主任,尤安幾乎要眼含熱淚,她很感激甄主任的好意,可如果再不辭職她很快就會成為猝死大軍的一員了。

她已經受夠這種朝九晚五常加班,下班還要拯救地球的死人日子了!

天知道她這幾個月是怎麼活的!

尤安整理好心情,將散落的髮絲理回耳邊,無視四周隱蔽的探視,目不斜視地拐道去住院區。

雖然今天算是她最後一天在華和醫院上班,不過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,更何況……

一想到這件事她就頭痛。二十五年前,星球管理局檢測到地球有異變風險,於是決定將她作為一枚暗子安插在地球,必要時在引起人類恐慌前解決麻煩。

為了讓她更好地融入地球,星球管理局直接把她壓縮成三歲小孩塞進地球華國一不知名孤兒院,她倒是安穩平順地度過了二十多年,畢竟她隻是一枚暗子,非必要無須她出馬,因此這些年需要她完成的任務屈指可數。

可是冇人說歲月靜好的那些年是今天的她在負重前行啊!

從一個半月前起,星球管理局向她釋出的任務激增,出現異變的人物地點千奇百怪,要不是她有從星際帶來的傳送球,早就累死在某個角落了。

而近來最棘手的,是華國首都韋林區城郊的一家精神病院異變。

尤安所在的科室突然病人增多,就是因為精神病院係統崩潰癱瘓,管理人員一夕之間不知所蹤,隻能將裡麵的病人轉移到周遭各個醫院。

隻是冇人知道,精神病院的荒廢是尤安的手筆。

一般來說,星球異變絕非偶然,多半是由不知名生物將異變源帶往普通星球,並對星球原住民進行長時間的估算、試驗,直到異變源在此星球形成一定規模,那麼毫無疑問,這個星球必然淪為血惡的狂歡之地。

而尤安要做的,就是將一切可能發展形成的異變試驗扼殺在搖籃中。

此前的異變試驗都隻存在個人或事物上,唯有韋林區的安寧醫院,是尤安處理的第一個形成規模的異變。

如果你在家裡發現一隻蟑螂,說明家中已經成了蟑螂根據地。尤安止步於A-001房前,抬手敲響了房門。

“請進。”

尤安推門而入,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個八歲左右的女孩。女孩身形瘦小,留著寸頭,臉色蒼白,雙頰卻浮了一層病態的紅暈。

“尤醫生,”女孩見是尤安,笑容登時明媚起來,“你今天來得好早。”

尤安也對她笑笑,“今天感覺怎麼樣?”

“比昨天好。”小姑娘一板一眼地回答,“腦袋裡奇怪的聲音變小了。”

“今天它們說了什麼?”

陳年抿了抿唇,有些猶豫道:“它們說……萬物易主,天神佑我。”

尤安眼角一抽,這都什麼中二台詞,“沒關係,它們很快就會消失了。”

“尤醫生,我真的冇有病嗎?”陳年忐忑卻殷切地看著她,一雙杏眼清澈單純,把“想要得到肯定又怕尤安突然改口說是騙她的”這種想法都寫在臉上了。

“冇有。”尤安心裡彷彿陷進去一塊,她伸手拂了拂陳年的麵頰,儘管陳年每天都會問她同樣的問題,她仍然神色認真地回答,“你冇有病,隻是身體太虛弱了。”

陳年信任她,乖巧地點了點頭。事實上尤安並不是在哄騙陳年,陳年的確是從安寧精神病院轉來的,但她並冇有精神方麵的疾病,而尤安能搗毀安寧醫院的異變,其中不乏陳年的功勞,隻是她尚不自知——

“那我爸爸媽媽會接我回去嗎?”

尤安垂眸,罕見地冇有正麵回答。她從白大褂口袋裡拿出一張卡片,俯身遞給女孩,“你目前情況已經穩定,過兩天就能出院了。如果之後還有什麼問題,可以打上麵的電話給我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陳年神情糾結,但還是接過尤安給的卡片,“我……”

叩叩。

房門又一次被敲響,現在不是吃藥的時段護士不會來,除了尤安還會有誰?陳年的心莫名砰砰亂跳起來。

尤安安撫般握了握她的手,提高聲音道:“請進。”

房門被推開,入目的是一個穿著警服的女警,她身後站著三個同樣穿著製服的人,卻不是尋常的警服。女警視線率先落在尤安白大褂上彆的胸牌上,隨後纔對她露出友善的微笑,“尤醫生您好,您是陳年的主治醫生對嗎?”

尤安:“是。”

女警向尤安亮明證件,“我是韋林區公安局刑偵隊隊長潘決。”說完,她看了看肉眼可見變得緊張慌亂的陳年,對尤安也不由放輕了嗓音,“我想跟你瞭解一些她的情況可以嗎?”

“可以。”

尤安跟著潘決走出病房,先前在潘決身後的三人卻冇有跟上來,反而進入病房關上了門。

尤安有些擔憂地看著緊閉的門,“潘警官,他們……”

“放心,進行簡單的問詢而已,不會影響到病人的病情。”

尤安似是安心了般點了點頭,心下忍不住一沉。

尋常人對這個機關冇有瞭解,尤安卻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特彆事件管理局,明麵上專司華國超自然事件,暗中廣泛收招異能者。

而且,尤其難纏。

-隻是身體太虛弱了。”陳年信任她,乖巧地點了點頭。事實上尤安並不是在哄騙陳年,陳年的確是從安寧精神病院轉來的,但她並冇有精神方麵的疾病,而尤安能搗毀安寧醫院的異變,其中不乏陳年的功勞,隻是她尚不自知——“那我爸爸媽媽會接我回去嗎?”尤安垂眸,罕見地冇有正麵回答。她從白大褂口袋裡拿出一張卡片,俯身遞給女孩,“你目前情況已經穩定,過兩天就能出院了。如果之後還有什麼問題,可以打上麵的電話給我。”“可是……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