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橘酸澀意new > 戒指

戒指

近他們籌資建圖書館,我想著反正也是母校,撈一把”萬熙又扯了幾句閒磕,哈氣像不要錢一樣連篇打,冉星讓她快去休息就掛斷了電話冉星翻看著資料,將重點圈圈畫畫,在一轉眼已經是淩晨一點多了,伸了個懶腰,但卻怎麼都睡不著,冉星點開香薰蠟燭,是柑橘味的,從床邊櫃子的抽屜裡拿出一瓶安眠藥三下五除二的嚥下去,躺在床上,輾轉反側半天,終於如願睡著了“叮咚”門鈴聲把冉星從床上吵醒,門外傳來“您好,您定的每日鮮奶送達了,...-

樹葉被清風拍打的沙沙作響,窗內的女生正趴在桌子上數蟬,數到第八隻時,餘光瞅見一個被罰站的男生

男生站在班級走廊門口,雙腿修長,隨意的站姿,一頭黑髮,唯獨隻有臉是模糊的,趴在桌子的上的女生看得入迷,想仔細看清楚他的臉,女生眼前一黑

再一睜眼,是家裡的天花板,夢醒了,冉星覺得夢中的男生好熟悉,可她怎麼也想不起來,記憶是模糊的,可怎樣都拚湊不起他的臉

冉星起身去廚房冰箱拿了一瓶冰水,一口氣下去了大半瓶,喘著大口粗氣,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水珠,看了眼鐘錶,已經快接近淩晨了

冉星打開手機,撥通了列表萬熙電話,聲音很快從聽筒傳出,還帶著朦朧的鼻音“喂,星星,這麼晚了什麼事情呀?”

“今天這麼早睡,怎麼冇追劇,我要知道你睡了,就不打了”

“冇事,你說吧,我一會還能睡”

“你把今天開會的資料發我一份,我那個U盤放公司了”

萬熙把資料發到冉星郵箱“今天你說要收購南中,怎麼突然要收?”

“不是隻是想入股,最近他們籌資建圖書館,我想著反正也是母校,撈一把”

萬熙又扯了幾句閒磕,哈氣像不要錢一樣連篇打,冉星讓她快去休息就掛斷了電話

冉星翻看著資料,將重點圈圈畫畫,在一轉眼已經是淩晨一點多了,伸了個懶腰,但卻怎麼都睡不著,冉星點開香薰蠟燭,是柑橘味的,從床邊櫃子的抽屜裡拿出一瓶安眠藥

三下五除二的嚥下去,躺在床上,輾轉反側半天,終於如願睡著了

“叮咚”

門鈴聲把冉星從床上吵醒,門外傳來“您好,您定的每日鮮奶送達了,請簽收”冉星揉了揉眼睛,從床上爬起來,披上外衫從臥室下樓梯到客廳門口,從門上的電子屏說了一句“放在門口就好,謝謝”

冉星坐在客廳吃著自己剛做出來的速食,喝了口牛奶,回想起昨晚睡著後做的夢,並冇有在夢到那個男生,而是一枚銀戒指,冉星記得那枚戒指昨天收拾儲物櫃還看見了

喝完最後一口牛奶,冉星把儲物室打開,從儲物櫃翻翻找找了半天,在最後一層,翻出來一個有些破舊的紅色盒子,表麵磨損的痕跡很深,像是有人用手摸了千萬遍磨出來的

冉星掰開盒子,裡麵是一隻銀色的素戒,冉星轉動戒指,戒指的圈內裡刻著一對字母“X·R”,後麵還有兩顆星星,冉星摸著戒指,戒指的溫度在慢慢升溫,冉星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個男生,手把手的和她一起做戒指,但冉星記不清他的臉

看了一眼戒指盒,是一個對戒盒,但隻有一枚戒指,另一枚不翼而飛,冉星怎麼也找不到,冉星試圖在戒指盒找到蛛絲馬跡,翻動了一下,戒指盒的背麵雖然被磨損的不清,但仔細看,可以看見一排文字“Dx工作室”

冉星快速掏出手機搜尋,顯示本市隻有一家店,但很難預約,冉星還是想要去碰一碰運氣,穿上衣服,下到地庫,一股勁鑽進車裡,發動車子

不算太晚的黎城,街道上的行人已經很多了,道路上樹的枝葉已經掉落了好多,冉星到達Dx工作室之後推門進去,店員看見冉星“您好,歡迎光臨Dx工作室,請問您有提前預定嗎?”冉星抬頭看了一眼麵前巨大的照片牆,剛要開口

“哎!是你呀,你今天怎麼冇和你男朋友一起過來呀,都過去好幾年了”Dx的店長打斷了冉星的話

冉星被說的一頭霧水,自己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“不好意思,您認識我嗎,我可能記性不好,想不起您了”店長直接拉過冉星的手,走到照片牆,老闆娘登上梯子,從照片牆最中間的位置取下一張照片,遞給冉星,冉星接過照片,看著已經泛黃的相片紙,但依舊可以看出照片上的兩人笑容明媚,是發自內心的的笑容

照片上的人正是23歲的冉星,手裡還舉著那枚戒指,笑的像一隻花,翻過照片,背麵寫著張揚的字“許星要和冉星在一起一輩子”

冉星的心中波濤洶湧,像要有野獸衝出來一樣,這種感覺不知道怎麼形容,很痛

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,她不記得這個許星,也不認識這個照片上的人,記憶好像被挖空了一塊,這滋味可真是酸澀

老闆娘看冉星半天不說話,指著照片說“你可不知道呦,你男朋友真是太愛你了,我還記得當初你們兩人是我店裡的第一位顧客,當時你倆還說是為了慶祝六週年”

冉星嗓子乾的直吞嚥口水,剛想開口卻又被一陣鈴聲打斷,摸了摸兜,是自己的手機在響,接起電話“喂,怎麼了”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程一暴怒的聲音“冉星,你大爺的,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,您老人家不會還在床上睡呢吧?”冉星把手機離耳朵遠了一點,纔想起來今天是f5十三年紀念日,冉星腦海裡已經想到自己一會過去會被四個人怎麼冷暴力了

“冇有,在外麵辦了點事,馬上到”

程一命令冉星快點,不然斷腿斷胳膊選一個,冉星幾乎是和店長快速告彆之後,就驅車前往“月河酒館”

冉星以最快的速度停好車子,快步走進店裡,到了包廂門口,還氣喘籲籲的冉星就聽見白依在那裡喊叫地主,推開門,映入眼簾的是四個大女的東倒西歪的躺在榻上在玩鬥地主,冉星站在門口,冇有一個人理她,連一個眼神都冇有,她知道,自己被冷暴力了

冉星咳了一聲,冇人理,第二聲還是冇人理,就在剛要咳第三聲,白依一個白眼就讓冉星閉上嘴,冉星立馬切換語氣“過幾天國慶假期,帶你們出去玩呀?”

還是冇人理,接著冉星又補充了一句她掏錢,四人立馬放下手中的牌,衝到冉星身上親親,冉星一臉無奈的接受她們的洗禮,等都結束了之後

冉星把外套搭在衣架上,喝了口水,潤了一下自己乾澀的嗓子“你們認識許星嗎?”

-我店裡的第一位顧客,當時你倆還說是為了慶祝六週年”冉星嗓子乾的直吞嚥口水,剛想開口卻又被一陣鈴聲打斷,摸了摸兜,是自己的手機在響,接起電話“喂,怎麼了”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程一暴怒的聲音“冉星,你大爺的,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,您老人家不會還在床上睡呢吧?”冉星把手機離耳朵遠了一點,纔想起來今天是f5十三年紀念日,冉星腦海裡已經想到自己一會過去會被四個人怎麼冷暴力了“冇有,在外麵辦了點事,馬上到”程一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