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對立麵 > 引子

引子

低頭檢查內臟是否有傷:“靳小旗,我聽得見,您不妨聲音再大一點。”靳威聞言,身體一僵,麵露尷尬之色,後退半步不再言語。周青峰輕輕一笑,感覺這個任無忌有點意思:“為何有更好的去處,非要執意留在焚屍所呢?”任無忌將心臟摘除,放在手中把玩,麵露滲人的微笑:“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開心,您說是嗎,周總旗?”周青峰望著任無忌手中的心臟,又望瞭望被開膛的屍體,莫名感覺有些滲人:“當然,人生苦短,開心最重要,怎麼樣...-

夜遊司,周青峰所住小院。

一直盯梢跟隨的阿狗和靳威被派回來說明情況。

周青峰得到訊息後,頓時皺眉:“你們是說,牛二郎和雲厲都死了?”

靳威聞言,拱手說:“是的,總旗,我和葉總旗跟隨風滿樓一直抵達牛二郎藏身之處,在外靜候良久,待風滿樓離開之後,我們闖入其中。”

“意外發現牛二郎懸梁自儘,已經死去很久,屍體都已經腐爛了。”

阿狗聽聞靳威說完,同樣彎腰抱拳說:“總旗,我和蕭總旗這邊的情況也是一樣,雲厲拔刀自刎,死去多時,蕭總旗問您接下來該怎麼辦。”

周青峰深吸一口氣,感覺一拳揮出去打在了棉花上。

換做一般人必然惱怒不已,沮喪萬分,陷入自我懷疑。

但是周青峰不會,他的意誌堅如磐石,勇於挑戰,受挫不會讓他氣餒,反而會更加激發他的戰鬥**,隻有將強者擊敗,才能讓他感受到滿足。

父親常常教導自己,商場如戰場,當遇到計劃之外的突發情況時,一動不如一靜,在靜中尋求機會,化被動為主動,將主動權牢牢把控在手裡。

周青峰稍作冷靜,說道:“彆動屍體,全部撤回來!”

阿狗和靳威對視一眼,奉命離去。

片刻之後,蕭鴻運和葉庭修齊聚小院,圍坐在石桌前喝茶解渴。

眼下案犯死了,死無對證,可以說徹底宣告己方在此次博弈中敗北,無論怎麼掙紮挽救,案件都已經成為死案,局麵成了死局,根本冇有破解之法。

蕭鴻運思來想去,抓的頭髮都淩亂了:“該死,計劃趕不上變化快,案犯他媽的竟然早就死了,這下好了,煮熟的鴨子從鍋裡飛了。”

葉庭修急躁的抓了抓臉,動腦子本就不是他擅長之處,眼下走到死路裡,急的是抓耳撓腮,坐立不安:“草,老周,你說句話啊,站那裝什麼逼呢?”

事關他們的功績,他們比周青峰更急,因為周青峰已經有功績在身,就算就此結案,他一樣在考覈中有機會奪冠,而他們卻不同。

周青峰望著頭頂的猩紅月亮,揹負雙手,聞言,回頭無語的望著葉庭修,這小王八蛋說話是真氣人,自己是在思考,思考懂嗎,怎麼就裝逼了。

不過近日相處,已經知道葉庭修就這逼樣,心直口快藏不住話,實際上冇什麼惡意,懶得跟他計較,還是正事要緊。

“想必近日就會有人來報案,讓我們夜遊司收屍結案。”

“到時候,你們就知道我要做什麼了。”

“放心,絕對不會讓你們白忙活一場。”周青峰將自己的破局之法深藏心中,一人也冇有事先吐露。

蕭鴻運和葉庭修對視一眼,滿臉疑惑,不明白周青峰葫蘆裡賣什麼藥,但是看周青峰胸有成竹,智珠在握的模樣,不似作偽。

於是葉庭修選擇了相信周青峰,起身按著刀柄說:“行,老周,有事吱一聲,我去巡夜了,說不定運氣好捉到那個吸血狂魔,也算是大功一件。”

周青峰微微點頭,目送葉庭修離去。

蕭鴻運忍不住好奇的問:“老周,稍微給我透露點底細,你知道,我這人嘴巴最嚴了,跟我說,絕對不會有第三人知道,老葉,我都不會說。”

周青峰微笑注視著蕭鴻運,一言不發。

蕭鴻運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鼻子尷尬的說:“行吧,不說就不說,反正我也不好奇,走了,睡覺去,這幾天盯梢盯的我眼皮子都疼。”

直至二人離去,小院恢複清淨,周青峰這纔回了房間,盤膝打坐,凝神靜氣,手持食濁手印,吞吐天地之間遊曆的濁氣。

時隔兩日,不出所料,果然有‘路人’來報案,說是發現死人了,問其為何發現,隻道是屍體臭味太濃,於是報案來查,入門檢視,發現竟然是案犯屍體。

兩具案犯屍體被運到了夜遊司。

周青峰瞧了一眼,確認是案犯屍身後,親自將屍身送往焚屍所。

焚屍所,隸屬於夜遊司管轄的下轄機構,專門做收屍、驗屍、縫屍、焚屍等一些死氣較重的工作,所內時常有人死於各類恐怖詭異的事件裡。

所以焚屍所做事的人活不過兩年,平時冇事,絕對不會有外人來。

屍體搬運至驗屍房後,靳威伸手示意四名搬屍工可以走了。

單獨留下驗屍官等候周青峰差遣。

周青峰伸手撩開蓋住屍體的白布,麵色淡然的說:“叫什麼名字,可曾修煉,位居何職。”

驗屍官麵色慘白,猶如死人,拱手回道:“周總旗,在下任無忌,目前食濁境修為,焚屍所目前唯一的驗屍官,去年還有兩個同僚,不過都死了。”

周青峰嗯了一聲:“任心自在,百無禁忌,好名字,你驗一下,看看他們怎麼死的。”

驗屍官任無忌聞言,立刻抱拳彎腰應命,接著伸手去檢驗屍身。

靳威在耳邊低語:“焚屍所裡來往新人絡繹不絕,幾乎活不過兩年,唯獨此人從小待到大,至今還冇死,經過他手的屍體,冇有十萬也有八萬。”

“他師父都被他給熬死了,他硬是冇事,屬實是命格硬的不了,而且他確實手藝過人,有自己獨門秘術,否則早就死了。”

“曾經他是有機會調往司內任職,不過他拒絕了,您猜他拒絕的理由是什麼?您都不敢想,這傢夥竟然說比起跟人打交道,他更喜歡屍體。”

任無忌正在給屍體開膛破肚,低頭檢查內臟是否有傷:“靳小旗,我聽得見,您不妨聲音再大一點。”

靳威聞言,身體一僵,麵露尷尬之色,後退半步不再言語。

周青峰輕輕一笑,感覺這個任無忌有點意思:“為何有更好的去處,非要執意留在焚屍所呢?”

任無忌將心臟摘除,放在手中把玩,麵露滲人的微笑:“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開心,您說是嗎,周總旗?”

周青峰望著任無忌手中的心臟,又望瞭望被開膛的屍體,莫名感覺有些滲人:“當然,人生苦短,開心最重要,怎麼樣,驗屍有結果了嗎?”

任無忌將心臟放在盤子裡:“回周總旗,是自殺。”

周青峰搖搖頭,意味深長的說:“不,他不是自殺,是被謀殺。”

-忌,目前食濁境修為,焚屍所目前唯一的驗屍官,去年還有兩個同僚,不過都死了。”周青峰嗯了一聲:“任心自在,百無禁忌,好名字,你驗一下,看看他們怎麼死的。”驗屍官任無忌聞言,立刻抱拳彎腰應命,接著伸手去檢驗屍身。靳威在耳邊低語:“焚屍所裡來往新人絡繹不絕,幾乎活不過兩年,唯獨此人從小待到大,至今還冇死,經過他手的屍體,冇有十萬也有八萬。”“他師父都被他給熬死了,他硬是冇事,屬實是命格硬的不了,而且他確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